全球108萬華商領袖數據庫

天下華商資產買賣 股權交易 項目買賣 高新技術信息交易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郭鶴年
郭鶴年

郭鶴年

人物評價/介紹
以刻苦耐勞為營商之本的郭鶴年,有著天然的包容和忍讓,無論是早著先機還是順勢而上,郭鶴年從不喜歡單獨行事,對于每一個營商環節,郭鶴年善于選擇自己的合作伙伴建立策略聯盟,他既是智慧型的傳統商家,又是與時俱進的時下新銳,他的人生充滿極致的況味。

郭鶴年(Robert Kuok,1923年10月6日—),男,祖籍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蓋山鎮郭宅村,出生于馬來西亞柔佛州新山市。郭鶴年是馬來西亞最杰出的企業家。享有“酒店大王”和“亞洲糖王”之稱。郭鶴年的名字不僅家喻戶曉,而且已成為財富和成功的代名詞。
郭氏集團滲透到世界各地:在他的領導下,把它發展為一個龐大的商業王國。除在本國擁有眾多企業外,新加坡、泰國、中國、印尼、斐濟和澳大利亞等是他的主要經營范圍。經營的業務也極為多樣化,從甘蔗種植、制造糖、面粉、飼料、油脂、礦山,到地產、金融、酒店、產業、種植業、商貿和船運等。郭鶴年控制了馬來西亞原糖市場的80%、世界糖市場的20%。70年代,郭鶴年開始進軍酒店業,成立了香格里拉酒店集團。香格里拉酒店集團已成為世界上最佳的酒店管理集團之一、全亞洲最大的酒店集團,遍布世界各地。
郭鶴年被福布斯歸入馬來西亞首富,華人富豪榜第四位,旗下資產最大部分都在香港,包括大量的香港豪宅、商場、酒店、辦公室、南華早報集團、香格里拉酒店集團等等。他長居香港,而且積極開拓在中國大陸的企業版圖。

早在1960年,郭鶴年就設立了馬來西亞木板廠。馬來西亞森林面積寬廣,僅林業工人就達100多萬人,優越的資源和勞動力條件為郭鶴年發展木材加工業提供了廣闊的前景。
家庭背景
郭鶴年出生在馬來西亞新山的一個華商家庭。他的父親郭欽鑒祖籍為中國福建省福州市倉山區蓋山鎮郭宅村,在六個兄弟中居小,其五個哥哥依次為郭欽錚、郭欽暖、郭欽端、郭欽仁和郭欽寶。
20世紀初,除了長兄郭欽錚留在家鄉開了一家叫“萬安堂”的中藥鋪外,其余弟兄相繼來到馬來西亞謀生。1909年,郭欽鑒只身來到馬來西亞柔佛州的新山。他當過店員,也開過咖啡店,為生活而四處奔波。當時,他的四哥郭欽仁已經在新山創辦了一家“東升公司”,專營大米、大豆和糖的生意。由于郭欽仁身體狀況欠佳,逐步把東升公司的經營和管理權交給郭欽鑒、郭欽端和郭鶴青(郭欽暖長子)三人,在他們的精心料理下,公司業務不斷擴展。
1920年,郭欽鑒與來自家鄉福州的鄭格如結婚,先后生下了3個兒子。郭鶴年生于1923年10月,行三,上有兩個哥哥郭鶴舉和郭鶴麟。當時郭家已成為當地小富,因此有能力供養子女讀書。郭鶴年兄弟三人都畢業于新山英文學校及著名的新加坡萊佛士學院,良好的教育為他們日后的發展打下了基礎。
1942年,日本軍隊占領了馬來西亞,郭欽端不幸病逝,郭鶴青被日軍拘捕數月,東升公司被迫停業。但隨著戰爭的結束,東升公司重新走上正軌,并很快取得了突飛猛進的成果。戰后初期,馬來亞消費品奇缺,當局實施物品統制。任米糧統制官的達圖·翁(馬來西亞前總理達圖·侯賽因·奧恩的父親)與郭欽鑒有莫逆之交,他把采購大米和糧食的工作交由郭欽鑒處理。郭欽鑒抓住時機,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控制了柔佛州的糧食生意。同時,他還取得了政府包括醫院和軍部的糧食供應權,事業蒸蒸日上。此外,柔佛州的蘇丹依布拉欣也對郭欽鑒的生意多方照顧,發給他一些執照和準證,使他得以從事某些特定的生意。到40年代末,郭欽鑒已經成為新山知名的富商,東升公司成為日后郭鶴年及其兄弟創建龐大企業王國的橋頭堡。
郭欽鑒熱心辦教育和當地華人事務,曾任新山寬柔中學董事長和福建會館主席、新山中華公會理事,被柔佛蘇丹封為準拿督銜。他于1948年12月26日病逝,政府為紀念他對新山的貢獻,特意將市內的一條橫銜命名為郭欽鑒路。
父母對郭鶴年影響非常大,華商韜略曾發展文章報道說:郭鶴年的母親鄭格如畢業于福州協和大學,是受過新式高等教育的知識女性。鄭女士對家族生意不管不學,卻自幼勸告孩子要有商業道德,不要崇拜物質。在世時,她曾在鐵板上刻下“兒孫能如我,何必留多財,倘若不如我,多財亦是空,不為自己求利益,但愿大眾共安寧”的金玉良言。郭鶴年非常孝順母親,說母親是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人。而將郭鶴年引入商道的父親也對他有著至深影響。“由于父親是一位商人,諸如‘商業道德’、‘誠實’、‘一言九鼎’是他經常提到的詞匯,這些都對我有潛移默化的影響。”郭鶴年說。不僅是直接的道德教育,父親也以自己的言行對兒子們進行著深刻的愛國主義教育。本著“取諸社會、用諸社會”理念,事業有成之后,郭欽鑒和他的兄弟們熱心辦學,為華人發展出力獻策。日本侵略中國之后,郭欽鑒更出任新山華僑籌賑委員會主任,和家族成員積極籌款,支援祖國。
人物經歷
“糖王”的崛起
郭欽鑒等欽字輩人物以經營糖米油鹽起家,經過幾十年的勉力經營,小有所成,草創了郭氏家族的基業。同樣是普普通通的米糧生意,傳到郭鶴年等鶴字輩手中,卻變成了一支變幻無窮的魔術棒,開創出一個神奇的新天地。
1947年,24歲的郭鶴年只身赴新加坡,以10萬元馬幣作資本,創立了他生平的第一家公司——力務克公司,經營商務、船務經紀、雜貨業等。次年,郭父去世,郭鶴年返回馬來亞新山,在母親鄭格如的建議下,組建了郭氏兄弟有限公司,于1949年正式成立。入股者除鄭格如、郭鶴舉、郭鶴年外,還有郭鶴青、郭鶴堯(郭欽端長子)、郭鶴景(郭欽仁長子)、郭鶴新及郭鶴瑞(郭欽寶之子)等堂兄弟。該公司聯合郭家兄弟的資產,繼承了東升公司的傳統業務,經營大米、面粉、豆類、食糖等。由于郭鶴年才識出眾,被推舉為公司的董事主席。
1952年,由于二哥郭鶴麟參與馬共游擊隊而被當時的英殖民政府殺害,郭家受到當局的監視。在這種情況下,郭鶴年到英國暫住和考察。他悉習研究了企業經營的方法和國際貿易知識,尤其對蔗糖買賣、經營作了深入的研究,深受啟發。
1957年,馬來西亞脫離英國獨立。郭鶴年敏銳地看到,隨著英國傳統經濟勢力的消退,馬來亞國內消費品市場不可避免地出現真空。馬來亞政府急需發展進口替代工業,以走上經濟獨立發展的道路。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黃金機會!郭鶴年毅然于1959年與馬來聯邦土地發展局合資,在檳城創辦了國內第一家煉糖廠,即馬來亞糖廠。他從泰國購入粗糖,在自己的糖廠加工后運銷到各地,并通過設在香港的商品經紀公司銷往中國。他還從古巴購進蔗糖轉賣給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在短短幾年內,他就控制了馬來西亞的蔗糖業,獲得了巨大的利潤,并被人們譽為馬來西亞“糖王”。
為了徹底改變馬來西亞糖業依賴進口的落后面貌,1968年,郭鶴年向馬來西亞政府租借位于玻璃市州約1.44萬英畝的土地,開墾為種植園,種植甘蔗,并成立玻璃市種植有限公司,從事蔗糖的種植和提煉。馬來西亞雖然土地肥沃、氣候宜人,適合甘蔗生長,但卻主要種植稻米、胡椒、可可、煙草、腰果等經濟作物,很少種植甘蔗。因此可以說,郭鶴年開創了馬來西亞大規模種植甘蔗的先河。隨著甘蔗面積的擴大,郭鶴年糖廠的產量迅速增長,使馬來西亞邁出了糖業自給的第一步。
1970年,他搶在世界糖價上漲之前,收購了大批原糖,并投巨資于白糖期貨貿易。隨著糖價的上漲,他一舉購進60萬馬元,震驚了國際糖交易市場。郭鶴年的郭氏兄弟公司不但掌握了大馬糖業市場的80%,而且通過多邊貿易,每年控制的食糖總量達150萬噸左右,約占當時國際糖業市場的20%。年僅40出頭的郭鶴年,又登上了 “亞洲糖王”的寶座。
據華商韜略報道,回憶這一段在國際糖業市場打拼的經歷,郭鶴年曾在總結其成功經驗時表示,良好的語言溝通能力是他通向世界的重要法寶。他說:“一個人如果能夠改善他的溝通技巧,那么這個世界就會更加靠近他。”因為早期在華文和英文學校的學習背景,郭鶴年不僅同時具備了英文和華文的溝通能力,還和很多馬來西亞日后的政界要人成為了好友,這些都非常有利地支持了他其后事業的發展。
企業王國
郭鶴年不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他于60年代在白糖業取得輝煌成就之后,一鼓作氣地向其它眾多領域進軍,走上了多元化發展的道路。如今他已在多個領域取得成功,被稱為國際商場上的“多面人”。
糧食及副食品加工業仍是郭氏兄弟公司的重要產業。它從泰國買米,賣給馬來西亞和新加坡;從北美和澳大利亞輸入小麥,運到屬下的面粉廠加工。1962年,郭鶴年創建了聯邦面粉廠,總部在吉隆坡,在巴生和新山擁有4個面粉廠。這些面粉廠的年產量約22萬噸,占馬來西亞面粉市場的45%。此外,他還在北馬、吉隆坡、北海擁有糖廠,在巴生擁有食油廠和飼料廠。
早在1960年,郭鶴年就設立了馬來西亞木板廠。馬來西亞森林面積寬廣,僅林業工人就達100多萬人,優越的資源和勞動力條件為郭鶴年發展木材加工業提供了廣闊的前景?,F今,他的木材廠已成為東南亞具有一定地位的大廠,產品的95%遠銷到歐美和東南亞各國。
由于郭鶴年長期從事國際商品貿易,因此他很自然地將業務擴大到航運業。早在1947年創辦的力務克公司(1965年后改稱郭〈新加坡〉私人有限公司),就是以航運業及相關業務為主。1971年,他在馬來西亞前財政部長陳修德的邀請下,出面組建了馬來西亞國際航運公司。在總共2000萬元資本中,政府占61%,郭鶴年占10%,其它的資金大部分由他多方籌措而來。郭鶴年曾任該公司的董事主席,為馬來西亞本國航運業的發展及打破遠東貨運船隊專利權的壟斷做出了貢獻?,F今,馬來西亞國際航運公司總噸位達140多萬噸,運載量占全馬遠洋運輸總量的1/5。此外,郭鶴年還在馬來西亞擁有Pan船務公司,在新加坡擁有太平洋航運公司和Leo船務公司,在香港擁有凱利航運公司。其中太平洋航運公司是擁有30多家子公司的航運企業集團,也是東南亞地區最大的運載干、散貨物的運輸公司,1990年營業額高達5400多萬美元,純利1800多萬美元。
70年代初,郭鶴年開始發展房地產業。最早的產業投資是馬來西亞的彩虹集團,該集團在新山擁有規模宏大的發展計劃,包括建筑彩虹花園、柏齡花園住宅區及大型購物場所。1985年,該集團資本達6725萬馬元。郭鶴年擁有的其它產業公司包括新加坡的“Leo產業”、香港的“凱利產業”、菲律賓的“郭產業國際”等。
如果說白糖業構筑了郭鶴年企業王國的基石,那么“香格里拉”酒店集團堪稱王冠上一顆閃亮的明珠。郭鶴年的酒店業務是70年代初從新加坡開始的。當時,他注意到旅游業將大有可為,而酒店業與旅游業息息相關。1971年,他在新加坡創建了第一間豪華酒店,取名“香格里拉”,在英文中是世外桃源的意思。這個極富浪漫色彩的悅耳的名字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客人,也使得香格里拉酒店一鳴驚人,盈利甚豐。從此,郭鶴年在酒店業大舉出擊,一發而不可收,先后在馬來西亞、泰國、香港、斐濟、漢城、菲律賓和中國大陸建立了香格里拉酒店,并在馬來西亞檳城建有沙洋酒店和康塔酒店。在郭鶴年的悉心培植下,香格里拉酒店集團已成為一個跨國性的酒店網絡。據統計,到1993年,該集團的酒店數量已達到22間,客房數一萬多間,成為亞太地區最大的酒店集團之一?,F今仍有不少酒店在建設中。各國的香格里拉酒店都是國際公認一流的五星級酒店,不少在國際酒店業評比中獲杰出優勝獎。事實上,“香格里拉”這個名字已經成為高貴、豪華、與眾不同和優質服務的最佳保證。郭鶴年本人繼“糖王”之后,又贏得了東南亞“酒店大王”的美譽。
除上述行業之外,郭鶴年還涉足金融、礦業、文化娛樂和電視廣播等領域。創馬來西亞土著銀行的創辦董事之一,并曾與馬來西亞前財政部長達因·賽奴丁合作收購了一家在馬來西亞的法國銀行,并易名為“馬法銀行”。
經過三十多年的苦心經營,郭鶴年領導下的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已從一家單一經營米、糖的企業發展成為經營工業、種植業、礦業、航運、國際貿易、酒店業、房地產、金融等行業的多元化企業集團,屬下公司遍布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印尼、韓國、香港、澳大利亞、加拿大、斐濟、中國大陸等五大洲眾多國家和地區,其中23家公司的總部設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F今,郭氏家族在五個國家的總共11家掛牌公司中擁有控股權或巨大投資,包括馬來西亞的玻璃市種植公司、聯邦面粉廠、拉曼錫礦、彩虹有限公司、馬來西亞國際船務公司,新加坡的香格里拉酒店、太平洋航運及GB控股,泰國的香格里拉酒店以及菲律賓的郭氏產業國際。由于郭鶴年在馬來西亞經濟發展中所取得的非凡成就及杰出貢獻,在1985年亞洲管理學院及馬來西亞銀行公會共同舉辦的馬來西亞十大企業家評選活動中,他名列榜首,被評為“最杰出企業家”,并被授予象征企業界最高榮譽的“金字塔獎”。該獎項只頒給在當地及國際上有非凡成就的企業家,郭鶴年獲此殊譽,乃是眾望所歸,足見他在馬來西亞企業界及社會中的地位和威望。
1、把家族企業的優勢與現代管理的長處相結合。
郭鶴年的郭氏兄弟有限公司是典型的華人家族企業,集團的主要領導人多由家族成員出任,或族成員在公司擁有相當的股份。如郭鶴年的胞兄郭鶴舉,曾先后擔任郭氏兄弟有限公司主席、馬來西亞糖廠董事經理、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董事主席等職。郭鶴年的堂兄郭鶴堯,是郭氏兄弟有限公司在新山的負責人,并管理“郭氏基金”?,F今,“鶴”字輩大都年事已高,正陸續退出企業經營的第一線,而把領導權交到“孔”字輩手中。郭鶴年的長子郭孔丞已接替父職,擔任香格里拉國際主席;次子郭孔輔協助管理公司在新、馬的業務;三子郭孔字出任玻璃市種植公司副主席;女兒淑蔻分管檳城的酒店;侄兒孔豐和孔盛也都分別協理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業務。此外,郭鶴年的女婿、侄子、侄女都不同程度地持有公司的股份,成為公司的董事會成員。在郭鶴年的統籌、指導下,各成員密切協作,合作得十分成功,充分發揮了家族企業的團結、統一、高效的優勢。
與此同時,郭鶴年從不輕視現代管理方法的應用。他采取所有權與經營權分離的做法,聘用了一批學有專長、精明能干的人員主管企業,其中著名的有玻璃市種植公司董事主席倪郁章、聯邦面粉廠董事經理胡秀南等人。郭鶴年從不死抱家族經營的傳統不放,曾表示,他退休后,接班人不一定是他的兒子。他深知只有采用現代科學管理的手段,才能確保其家族大業的長久繁榮。
2、與亞洲眾多的商人和銀行家保持密切而良好的伙伴關系。
《遠東經濟評論》指出:“郭鶴年成功的關鍵之一,在于有能力維持其與廣泛的亞洲商人及銀行家無懈可擊的聯絡結合,他的伙伴皆為亞洲最有勢力者之中的名流,例如泰國曼谷銀行的東家陳弼臣家族。”郭鶴年與陳弼臣家族密切的合作關系,以香港香格里拉酒店為代表。陳氏家族在酒店中擁有不少股份,而曼谷銀行則是郭鶴年融資的主要助力之一。香港香格里拉酒店還分別有激成集團主席何瑤琨(已故)和香港影視業巨子邵逸夫的股份。80年代末,郭鶴年曾與邵逸夫共同收購香港無線電視,邵逸夫任董事局主席,郭任副主席。后來邵逸夫決定全力發展香港無線電視,他在馬來西亞的主業則被郭氏兄弟有限公司收購。
他在所有眾多合作伙伴中,與林紹良的關系最為密切。他們從60年代起便成為知交和合伙人。林紹良下屬的一家布洛公司專營大米和白糖的進口,幾乎壟斷了印尼整個米、糖進口生意。郭鶴年直接與布洛公司掛鉤,通過它把米、糖源源不斷地運到印尼市場。據商品期貨貿易商估計,郭氏兄弟公司通過三林集團供應的白糖,約占印尼進口蔗糖量的30%。此外,郭鶴年在林紹良的一家糖廠和公司擁有股權,林紹良亦是香港香格里拉酒店的一位大股東。
郭鶴年被國外報界評價為“伙伴制經營商業藝術的大師”。他在東南亞傳統的華人伙伴制基礎上,通過合股、協作等手段,逐步凝聚自己與伙伴的力量,建立起涵蓋東南亞、香港、臺灣乃至整個亞太地區的貿易與融資網絡,締造了他的龐大的企業王國。
3、以儒家傳統為核心的企業文化。
郭鶴年從小接受中華文化的熏陶,受到儒家傳統道德觀念的影響。他的父母常告誡他要待人以誠,做生意講商業道德,一言九鼎,童叟無欺。同時,也培養了他刻苦耐勞和謙遜的品德。他一生以誠心對待合伙人和下屬員工,“要照顧別人的利益”是他的口頭禪。他每年年底都給員工相當好的花紅,對表現好的員工更給予特別的獎勵。他的管理哲學是使員工成為公司的伙伴之一,通過把公司的股份賣給員工,使他們成為公司的一部分,產生認同感和積極性。這也許正是他成功的秘訣。

相關標簽 :
領袖商學院領袖會

相關人物新聞

五月天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