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08萬華商領袖數據庫

天下華商資產買賣 股權交易 項目買賣 高新技術信息交易平臺

當前位置>首頁>任志強
任志強

任志強

人物評價/介紹
任志強(1951年3月8日-),籍貫山東萊州,地產商。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同時兼任北京市商業銀行監事、新華人壽保險公司董事。自1993年起改組成立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并擔任董事長兼總經理,創建”華遠”品牌,在房地產界具有極高的知名度。
2011年4月,被免去華遠集團董事長一職。
2014年11月24日,任志強通過微博發表聲明,宣布正式退休。
2016年2月28日,任志強微博被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責令關閉。
2016年5月,任志強由于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北京市西城區紀委給予任志強同志留黨察看一年處分。

人物經歷
家庭出身
1951年3月8日,任志強出生在一個高干家庭。他的父親任泉生解放后擔任過商業部副部長,任志強兩三歲的時候,隨父母落戶北京。
軍旅生涯
從商之前,任志強經歷過11年的軍旅生涯。1969年任志強參軍到了38集團軍,在11年的從軍生涯中,他表現優異,入黨提干。他先后任排長、參謀等職,榮立一次二等功,6次三等功。此外還得到一個”雞肋”的綽號,因為經常不聽領導的話,但在某些方面又確實不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復員生活
復員后,在北京青年服務社工作,后來服務社改名叫怡達。任志強開了個小商店,還有洗衣部、冰箱修理、做模型等等,見縫插針,能干什么就干什么。并于1981-1984年任北京怡達公司副總經理。
華遠生涯
1984年年初的時候,國企華遠公司招兵買馬。任志強決定進駐華遠,并于1984年-1988年擔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建設部經理。期間,1985年任志強曾被以“貪污罪”關進看守所,被關了14個月。因為任志強給自己和員工發了一大筆獎金,雖有上級批準,但在領取獎金的單據上只有簽名,沒有數額。此事存在較大爭議,任志強拒絕認罪,1986年無罪釋放。在看守所里,他啃下了《法學概論》,后來,他去中國人民大學系統學習了《民商法學》,取得了碩士學位,打下了堅實的法律功底。
1988-1991年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副總經理兼華遠城市建設開發公司經理。
1991-1993年任北京市華遠經濟建設開發總公司總經理。
1993年8月至今任北京市華遠集團總裁,華遠集團公司總經理。
1993年3月-2000年4月兼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總經理。
2000年5月-2001年9月兼任北京市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期間,2000年8月,華潤集團成為萬科的第一大股東,同時為了進一步控股萬科,華潤向萬科承諾華遠不得開發北京以外的房地產項目,同時華遠或萬科在北京新增住宅項目雙方都有優先合作權。華潤犧牲了華遠,這讓任志強曾憤而辭去華遠房地產董事長一職。
2001年12月—2002年12月兼任北京市華遠新時代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2002年12月至今兼任北京市華遠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從任志強1984年加入華遠以來,主持或參與了華遠近50個房地產項目的開發工作。1996年帶領華遠上市,成為國內第一家進入資本市場的地產企業。此后,任志強領導華遠地產幾年內保持了超過30%的增長。同時,任志強還分別在多個社團組織、大學等機構任顧問、理事、兼職教授、副主席等職務,在華遠集團持有股權的合資公司或下屬公司擔任董事長、總經理等職。
2011年4月20日任志強正式接到上級的免職命令,退去華遠集團董事長一職,任志強卸任的僅是集團職務,地產上市公司職務不變,所以仍擔任地產上市公司董事長,并且,也可以自由兼職非法人的盈利性職務和社會職務。
宣布退休
2014年11月24日,任志強通過微博發表聲明宣布正式退休:“剛剛主持完臨時股東大會,代表二股東投出決定性的一票。選舉出了新的董、監事。他們開始召開新的董事會、監事會和新的領導班子及管理機構。我終于卸任了。從宣布臨時股東大會結束,走出會場起,我自由了。”任志強曾表示,退休后他將不再受因私出國限制,多了一份自由,并將正式開寫回憶錄。
人物榮譽
2013年,獲得”影響中國”2013年度教育人物。
2013年,獲得《新周刊》雜志主辦的”烏鎮·2013中國年度新銳榜”評選的”年度新銳人物”。
2012年,當選全國工商聯房地產商會執行會長。
2012年,2011網絡盛典獲得微博鐵人三項榮譽。
2011年,”第二屆地產中國論壇暨2010中國房地產年度紅榜”中獲評最具影響力地產批評家
1984年至2014年1月,任志強主持或參與了華遠近50個房地產項目的開發工作,成績顯著,曾當選西城區人大代表、北京市勞動模范,并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現任北京市政協委員。
商業思想
不同思想管理不同員工
任志強認為,普通員工最重要的是有較強的責任心,能干好交給他們必須完成的基礎工作。這些員工也許只要求企業能給一個較高的收入、工作相對穩定且盡可能少地承擔各種風險,不能要求他們對企業絕對的忠誠。這些人也許會有較大的流動性,所以法家刻板的監督與嚴格的紀律成為最主要的管理方式。
中層管理人員除了要有責任心之外,還有上進心。他們已不再是以個體為單位獲取激勵與榮譽了,也不僅僅是為個人的所得而為唯一目標了。于是以其為善而出發的儒家管理才能給他們一定的自由空間,并發揮他們特有的積極性與創造性。
高級管理人員希望能管理、控制更多的社會資源,個人與企業的聲譽遠遠超過了個人經濟利益上的刺激,個人的價值已與企業的命運緊緊相關了。于是他們就從經理人的角度變成了企業主人的角色,所以無為而治則最能讓他們展示自己。
政府與市場應有契約精神
任志強認為:”言而有信”對于企業家、對于社會都極為關鍵,而實際上契約精神簡單說就是來自于誠信。如果現有的法律不以私有產權保護為主,權力可以任意干預就變成了沒有契約精神;如果政府不能嚴格地遵守法律,行政可以對市場規則進行任意地破壞,即當政府成為一個商人的時候就失去了公共權力服務和公共權力分配的一個前提,就當然不會有契約精神。政府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而中國企業沒有權力的制衡,因此不會對政府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進行統一規則管理。
一個企業的管理者不應該考慮窮人
任志強認為:一個商人,不應該考慮窮人。如果考慮窮人,作為一個企業的管理者就是錯誤的。因為投資者是讓他拿這個錢去賺錢,而不是去救濟窮人。

相關標簽 :
領袖商學院領袖會

相關人物新聞

五月天导航